适用人群广泛
专属私享健康空间
针对鼻、咽炎、哮喘
天然干盐气溶胶吸入疗法
清肺减压新奇体验
3D微循环气候全盐洞穴
源自欧洲,古法清肺


洞穴盐疗,将中国的洞穴养生与欧洲的盐疗相结合。洞穴养生通过模拟天然洞穴的「微循环气候」环境,利用养生原理,减压助眠、缓解焦虑。

盐疗,源自欧洲,在国外被称之为「气管刷」,人体通过自主呼吸,将研磨后直径不到2.5微米的「干盐微粒」吸入呼吸道,干盐微粒带有高负电荷,能够匀称、稳定地分布在整个呼吸道,利用盐天然特性和渗透压的原理,进而改善和缓解呼吸系统炎症,清理整个呼吸系统。[1]
中世纪,欧洲。

这里的食用盐大多来自山中开采的盐矿。盐工业学者惊奇地发现,盐矿工人极少患有鼻炎、哮喘、肺炎等呼吸系统疾病;更不可思议的是,患有肺病的工人,在经过连续的盐矿作业后,肺病也会不知不觉地痊愈。[2]

1843年,波兰学者F.Bochkowsky经过深入研究,出版了第一部论证盐穴对呼吸系统疾病具有显着疗效的着作。1858年,第一个具有专业呼吸条件的疗养中心在波兰维利奇卡市建立,利用洞穴微环境中丰富的超细弥散的干盐气溶胶进行康复治疗。
现代医学从病理学的角度诠释了这一根源。研磨后的干盐微粒带有高负电荷,可以均匀、稳定地分布于呼吸系统。而其天然高效的杀菌性使呼吸系统内的细菌迅速脱水失活,并形成抗菌环境。[4]

更为重要的是,在干盐微粒的作用下,巨噬细胞的吞噬活性极大提升,两者共同针对呼吸系统深处的淤积进行有效化解、修复。

同时,受到盐微粒的刺激,呼吸道黏液分泌增强,对祛除物进行包裹;呼吸道纤毛摆动加快,促使痰液迅速排出体外。且经干盐微粒的作用形成一定免疫机制,保护呼吸系统,降低损伤风险。
F.Bochkowsky研究证实,在洞穴的特殊结构中,利用独有的微循环气候结合饱和的盐尘是治愈呼吸系统疾症的主要作用因子,并将这种疗法定名为「洞穴盐疗」法。[3]

医学研究证明,洞穴里的空气在岩壁间往返循环,含有的灰尘和病菌很少,因此它比海边或高山上的空气更纯净。穹顶结构有利于内部空气的流转与净化,是形成微循环气候的重要条件,恒定的低温也有助于康复。

「盐尘」是干盐气溶胶的别称,是指达到一定浓度的粒径小于2.5微米的干盐颗粒总称。它们可以顺利到达被PM2.5破坏的位置,利用盐的特性通过深层附着、杀菌除淤、粘液包裹、促进排痰等过程安全高效的修复损伤,并形成一定免疫机制,保护呼吸系统,降低损伤风险。
英语中,speleotherapy的意思是利用天然山洞、地下矿井等地下小气候治疗、改善人体机能。利用天然洞穴治疗疾病不仅十分神奇,而且实际效果也非常理想。

自1858年维利奇卡盐矿建立的第一个肺病疗养中心至今,波兰、奥地利、德国、瑞士、罗马尼亚……众多西方国家纷纷开发自然盐洞用以治疗、改善呼吸与免疫系统。同时,为满足更多患者需要,欧洲权威医疗机构研发出干盐微粒发生器,在人工盐室内成功模拟了自然盐洞中盐的粒径与浓度。[5]

目前,洞穴盐疗法已被欧美国家公认为高效的非药物治疗方法,超过5000家人工盐室为不同的病患需求提供着持续有效的服务。

在洞穴盐疗法的应用中,人们不断发现新的神奇功效。目前已确定其在治疗皮肤病、增强免疫力、调节神精系统、提高运动机能、抗衰老等方面具有特殊疗效……众多病人的康复,持续治愈的疑难杂症,为方兴未艾的洞穴盐疗法提供了更多有力的论证数据。[6]
发展历史
图文展示

起源.jpg

图文展示(1)

定义.jpg

图文展示(1)(1)

原理.jpg

图文展示(1)(1)(1)

现状.jpg

作用范围

洞穴盐疗已被欧美国家公认为高效的非药物治疗方法,越来越多的权威研究证实,盐疗在多种方面有特殊功效。
参考文献

[1] Horvath T.Speleotherapy:a special kind of climatotherapy,its role in respiratory rehabilitation[J].Disbility&Rehabilition,1986,8(2)90-92.
[2] Gunn J. Encyclopaedia of Caves and Karst Science[M]. New York:Fitzroy Dearborn,2004:1492.
[3] Chervinskaya A V,Zilber N A.Halotherapy for treatment of respiratory diseases[J].Aerosol Medicine,1995,8(3):221-232.
[4] Blanc,Trupin L,Earnest G,et al. Alternative therapies a mong adults with a reported diagnosis of asthma or rhinosinus itis:data from a population-based survey[J].Chest Journal 2001,120(5):1461-1462.
[5]孙星炯,陈景藻.干盐气溶胶疗法临床应用的科学根据与展望[J].国外医学·物理医学与健康学分册,2000,(4):14-16.
[6]刘凤梅,王华.盐气溶胶疗法的发展现状及国内岩盐市场前景.北京科技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学院,1007-9386(2006)06-0016-02